濡琢匠心辟径蹊——追忆陈建坡

内蒙古新闻网2019-08-29 12:12:04 0

陈建坡的画,豪雄酣恣,构图独特,气格过人;其书法古拙如枯藤老树,自成一家;篆刻精细,豪放兼擅,自辟蹊径。其总成就为一时艺坛之冠。

建坡兄走了!

8月16日(农历七月十六)中午,我和吴永泉、林仰章在下午一时许到盛港医院探望建坡,离开后十分钟,接到建坡的太太美珠姐来电:建坡呼吸停止了。

人生快事

我和建坡相识在1972年,那时啸涛篆刻书画会刚成立不久,我们开会在建坡高文路旧家。那是栋有地单层屋,有红毛丹树和些许花草。我们每月一次在晚间聚会,评赏彼此的画作,大家年龄相近,说话也就很直接爽利,气氛活泼热烈。记得有一年,常年理事会在白天召开,李福茂还亲自下厨烹煮卤鸭和猪粉肠佐餐,其乐融融。那时建坡儿子怀泽还小,女儿枫胜刚出世不久。怀泽看到我们总会亲切地叫:“安哥。”

建坡喜爱养花养鸟,家里买了不少盆栽。他又喜欢莲花,我和福茂便在屋前花坛为他种白莲,莲花开时,他非常高兴。后来他在直落古楼画室下边也曾养过荷花,但那儿阳光不足,不适合荷花生长,两三年后就作罢。建坡兄也喜爱水仙,尤其是中国水仙,他更中意。他说:“西洋水仙直挺、少韵,不若中国水仙婀娜,有风情。”每年农历过年,我总会送两盆水仙给他。他自己也会到花圃选购他合意的水仙,供养在几案上。

搬到组屋后,因空间小,花木少种了,他便养起鸟儿。画眉、秦吉了,他都养过。画眉是特选的,身价超贵,叫声一流,他一见喜爱便用重金买下。秦吉了善模仿声音、学说话,他也喜欢,养了很久。屋里水族箱曾养过金鱼、神仙鱼,但养鱼劳累,过后不养了。

建坡兄有玩物癖。石湾人物、木雕、奇石、熏炉、石章、砚台、古玉种种。只要手工精妙,质地上乘,被他看上必定买下。他就是这样率性,家中收藏很多。他说这些都是“云烟供养”“水月镜花”。人生苦短,能亲近它、抚摸它,即是人生快事,何乐不为。有些物件,朋友看上了,他也爽快奉送,不作考虑犹豫。建坡兄对朋友真诚坦率,出手也豪绰,尤其是艺术同道,他更是惺惺相惜。中国、泰国、印度尼西亚画友,好多都与他非常投契。

总成就一时艺坛之冠

建坡过人的才性和努力,还有同心同德、共苦同甘的美珠相助,造就建坡的特殊成就。他的画,豪雄酣恣,构图独特,气格过人;其书法古拙如枯藤老树,自成一家;篆刻精细,豪放兼擅,自辟蹊径。其总成就为一时艺坛之冠。他引领“啸涛”将近40年,成绩斐然。他们伉俪在书城经营“三画廊”也独树一格,别有风貌。

佳肴美味、听曲、观赏戏剧,也是建坡兄生活中重要的一环。潮剧、京剧、豫剧,他都认真观赏,尤其京剧,他更倾心,谈起剧目名伶,他皆了如指掌,品评得当。

声明:本新闻源自内蒙古新闻网整理编辑,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。
标题:濡琢匠心辟径蹊——追忆陈建坡  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yjhl.cn/whys/12461.html

分享: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发表评论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